面具

我喜欢写作,
有时,甚至胜过说话。

扑火

火焰本来只是想找一个朋友
一个愿意在离她一寸之处
与她促膝长谈的同伴

摆渡人

谁曾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晚
等一句晚安

Gift

there’s always this saying that love completes
a person, like a jigsaw piece meeting its neighbour
loneliness is a terrible thing, I admit
no matter how you fill them there are always spaces
and no matter who you talk to there are always more words

Scientist

from flavorful quarks to spinning atoms
from biological cells to vibrant ecosystems
we construct formulas for almost
every imaginable thing

在没有你的日子

to wifi

喜欢不能当饭吃

我想许多人心中都有一件想做又做不到的事,就像一个想爱又爱不到的人。有些执着只是因为喜欢,可惜喜欢不能当饭吃,不是所有喜欢的事情,都有结果。

Wave-Particle Duality

好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在犹豫不决之间,诞生了许许多多双面人。一手一副面具,在某一些人面前表现得得不留余地,仿佛身上有用不完的勇气,却在另一些人面前却像波动一样柔和,在爱与不爱间辗转反侧。像光,像电,像万物最细微的积木,又像仰头无处不见的光圈。

Relativity

席慕蓉曾经说,在我们的世界里,时间是经,空间是纬,细细密密地织出了一连串的悲欢离合。

做一个大山的孩子

做一个大山的孩子
吹凛冽的海风
唱荡气回肠的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