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那只失眠的熊

松鼠不懂大树的忧愁
它只看得见眼前的果子
那些果子,却很快被别人抢走

你再也不写直白的诗

期许是早春
她的倦容
是打着哈欠的木门

观星指南

只要一个沉默的夜晚
若无云,风便也多余

到一个莫比乌斯环上旅游

到一个莫比乌斯环上旅游
就像来到法国南部的山间

Monolith

you know in software engineering, there’s this concept
called separation of concerns, where you
break up a program into distinct smaller sections

没有黏性的诗

我若是
把看到过的每处光亮
当做一束
迟早能熄灭的火焰

认路

这是一座危险的森林
透过厚厚的三层叶子依稀能见微光

小烦恼

远方的人啊,
你可曾接收到我的忧愁?

如果你死了

如果你死了
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

你不知道我爱你什么

你不知道我爱你什么,虽然我试图对你描述过好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