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座危险的森林
透过厚厚的三层叶子依稀能见微光
昏暗的泥土上有零碎的脚印
他们说,你要认得路

我站在原地看那日落日出
我闭上眼睛感受到这欲圆又缺的生命
听见远方似有好听的风铃
他们说,不是这条路

前方有人高声呼喊
他着急地朝我挥着手
告诉我背后有危险出没
我很感激他
可当年他从背后被野熊袭击
所以把每一只和他嬉闹的小鸟
都当成想谋害他的猛兽

我看到有战士斩荆披棘,英勇无比
也看到有猎人蛰伏半生,得偿所愿
而我只想随意地走
时快时慢
时而被野熊咬伤,痛不欲生
时而停下来问那百灵鸟
有没有早起
有没有唱歌?
他们说,你要认得路
但请允许我
亲手画自己的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