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写作,
有时,甚至胜过说话。

想说的话可能会哽咽在喉,
文字却从来不会在笔尖哆嗦。

钢笔写下棱角分明的笔画,
不像发音
会在嘴唇上结巴。

当我把心情写成诗,
没人会真正知道,
我是笑着还是哭着写完。